【链得得Demo Day】第三期EOS超级节点革命现场实录

2018-04-24


EOS上主网在即,作为公链3.0代表,EOS将会从性能、安全、社区生态体系、以及token逻辑架构等方面,为区块链领域带来怎样的改变和冲击?EOS超级节点到底是什么样的机制,让全世界为了21个席位争的头破血流?本期链得得Demo Day活动邀请了参与节点革命竞逐的主要候选者,从共识机制到技术系统,再到生态搭建以及未来的一些商业愿景可能性进行探讨及分享。

本次对话嘉宾:

陈敏涛/Alvin:JRR Crypto合伙人、魔橙创始人

徐可:ONO创始人&CEO&首席生态设计师

李玺磊Lib:Hedging.Network(对冲网络)CEO

路子:VT资本创始合伙人

李非凡:钛媒体潜在投资COO&链得得内容负责人

本次对话分为直击超级节点大选、EOS 底层价值与生态系统、区块链3.0时代启示录三个部分,以下为本次对话实录,由链得得APP整理如下:

直击EOS超级节点全球“大选”

1、李非凡:作为EOS超级节点竞选的候选人,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软硬件条件和资格?

陈敏涛:大家对EOS超级节点存在一个误区,认为超级节点当选之后任期是永久或者很长。其实这个任期是一个滚动的过程,每个区块都可以进行投票,理论上的任期时间只存在126秒。

作为EOS超级节点竞选候选人,首先需要具备硬件保证,这是最基础的部分,需要保证网络区块的基本运行。从另外一个维度看,需要考虑超级节点可以为EOS生态建设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EOS需要更多的试错去推动生态迭代式的发展,节点之间的竞争是一个常态,候选人从后台走到聚光灯下,将会由社区来平衡节点提供了哪些贡献,如果把这个贡献量化来说,就是社区中持币者手中token的价值是否上涨。

李玺磊:从软硬件来看,最低的入门门槛是128的CPU、1950G内存、20G带宽、4T的高速硬盘存储,这是个大多数人都可以承受的标准。软件来看的话,维护也比较容易。

EOS超级节点竞选比较容易参与,但关键是能否被选中。竞选节点的价值是由社区持币人共同评判,持币人的需求用接地气的观点来说,是希望手中代币的价值可以得到提升。竞选人需要为EOS整个生态起到推动作用,提高代币的价值,同时让所有人共享生态成长红利,这才是一个合格的超级节点需要做的事情。

2、李非凡:EOS超级节点的DPOS与比特币信仰的去中心化原则有哪些辩证关系?

李玺磊: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不同的应用场景和需求下会产生不同的东西。比特币网络承载的价值是金融转账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如果存在有21个超级节点,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比特币的网络转账10亿美金就不是一件可靠的事,这就要求通过量的方式去实现。

区块链在EOS上的选举,其中数据不由创业团队决定,而是由选民决定。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在EOS这个高性能的计算网络下,真正有价值的是为大众带来实际应用的产品。如果EOS也沿用比特币点逻辑,发行2100万个币进行保值,我认为这在EOS上是不成立的,因为从需求层面看,两者不是一个事情。

陈敏涛:原教旨主义这个词用得特别好。昨天听分布式创始人吴文波讲原教旨主义。在面对狂热的追求去中心化时,区块链主要的核心目标是达成共识。有人认为EOS的21个超级节点是中心化的,但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每一个区块进行一次投票,其实可以想象成有21个矿场。从成本角度考虑,DPOS的成本更高。

EOS的超级节点竞选是一个很好的教育过程,整个社区会关注这些节点是否作恶,如果社区持币人对这个节点不信任,就会马上将其淘汰掉,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这个过程也可以让大家更好的理解DPOS的真正含义。

李非凡:周三薛蛮子在链得得活动上分享了一个观点,这也代表大部分人对于去中心化的一个看法。薛蛮子认为在比特币的网络上,真正有效率的节点也就20来个。从某种意义上看,比特币并非像大家所想象的那样,一定是完全彻底的去中心化。

在做公链和token的时候,第一想到的是这个产品是不是去中心化的,是不是可以在公开领域内达到去中心化的最高级别。EOS在他的某些应用场景里面达到了效能和核心性能的提升。这是薛蛮子目前为止他自己参与这个超级节点竞选的一些个人的想法。

3、李非凡:作为超级节点的竞选者,竞选的逻辑是什么?

路子:其实圈内人对区块链和比特币较为了解,也都知道EOS是什么。但是对于中国大众来说,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认知度并不高。最开始和JRR合作的时候,我的想法是做一个专门为EOS服务的聚合媒体,向老百姓普及区块链是什么,EOS是什么。作为一个竞选者,更多的希望能够把区块链的普及和教育来带给大众,无论我们能否入选超级节点,希望把这个知识传递给全世界的人。也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支持中国超级节点竞选者。

有朋友对我说,美国人拥有的EOS量远远超过中国的总量,中国竞选者很难胜出。我不这么认为,如果说集合中国人的力量,也许有可能中国的某家公司会成为EOS超级节点。所以我想陪伴JRR,就像这个JRR当年投资币安一样,在别人都认为不可能的时候,币安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交易所之一。所以这次也希望能够帮助几家中国公司成为超级节点。

4、李非凡:同国外的EOS超级节点竞选者相比,中国的候选人在胜出上有哪些优势?

陈敏涛:中国在区块链的投入和研究在国际上已经是最高的,也是资金投入量最大的国家,排在第二位的才是美国。其实BM被投出来也是中国团队的操作。我认为因为中国参加竞选的候选人太多,这时候会有人出来限制超级节点的竞选。在基础的公链上,中国的基础链项目正在向前推进,但是美国的公链做的会更好一些,这是他们的优势

5、李非凡:EOS上的21个超级节点对整个公链生态体系至关重要,在成为超级节点后,应如何制衡权力?

李玺磊:其实超级节点的竞选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可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来,再隔一段时间又会重新入选。制衡关系会大过目前所有的政治领域的选举。当成为21个超级节点,或者入围100个备选节点之后,就拥有了一个半官方的身份。这需要在社区中做好服务,提高社群影响力。从制衡的角度看,由于社区的投票是实时动态的,所以需要更好的服务社区,让更多的人认可节点价值。

EOS底层价值与生态系统思


1、李非凡:作为全球重点关注的主链之一,EOS 为何从想法到实现的过程中始终承载着⼤量期待?

陈敏涛:EOS和DPOS并不是一个很新的概念。区块链1.0到3.0时代的更迭的问题上,认为区块链的1.0比特币的特征和其他的区块链是完全不同的。比特币定位为数字黄金,追求的是原教主义,需要的是绝对的公平,在比特币的区块链上没有做任何的应用操作,只是一个纯粹的货币。在以太坊时代,计算的效率是很低的。其实在一定程度上EOS的出现可以反推以太坊的技术革新。

区块链是开源项目,底层的技术更像是水泥或钢筋等基础建设,而公链之间的竞争也将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

李玺磊:我们最早做区块链项目的时候,对很多公链进行了调研。除了EOS之外还有些功能性不错的公链,比如以太坊。但是以太坊每秒20多的交易速度完全满足不了我们的业务需求。EOS在这一点上可以做到100万/秒的计算性能比较切合我们的业务需求。另一方面看,EOS的意义也来源于21个超级节点的评选,在以太坊的POW的机制下,没有那么大的能动性把社区凝结在一起,尽管看起来我们都是以太坊的信众,但更多的都是比特币的信众。在EOS的社区里,21个超级节点需要进行选举,这个时候就会凝结成很多的社区,增强社区的动力。

我们把项目落地在EOS上,同时参与超级节点的竞选,希望争取到更多的社区的支持,让我们项目成长,同时也可以服务到社区,提高整个生态的建设。

2、李非凡:EOS 是否存在被高估的现实?在平台技术能力、经济流通系统和资产生态系统上还存在哪些不不确定性因素?落地首先面对的挑战在哪些⽅面?

陈敏涛:EOS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其实是一件好事,公众的期待值被放大,同时可以向EOS施加一定的压力。大众对EOS的质疑普遍是来自其不确定性。EOS的百万级TPS是在特殊的情况下(比如联盟链)才能达到,实际公链并没有达到这个层级。但目前EOS的处理速度已经可以满足一部分的商业落地应用的需求,公链的技术也在不断的更新迭代,希望大家可以理性的看待区块链技术,尤其是底层技术虽然推动的缓慢,但这个大方向是不会错的。

李玺磊:在我看来这种不确定性是因为EOS采用了DPOS的方式,通过21个节点之间的互相通信、实际开发和落地DAPP产品。由于公链还没有上,在测试链上进行开发的时候还存在很多的问题,这就导致了很大程度伤的不确定性。

另外一个不确定性是资本层面的不确定,对于持币用户来讲,目前EOS的用户持有大量的以太坊,无法确定是否会真正的支持EOS的社区生态建设。尽管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是作为开发者还是很认可EOS,目前已经可以通过EOS落地一些商业应用。区块链本身是一件关于未来的事情,我们不能把眼前的问题无限放大,去阻碍了未来的可能性。

徐可:我非常赞同两位的观点。TPS不确定性对开发者来说这非常重要,但是在早期可以采用一些混合的解决方案。需要明确一点的是:技术、认知、以及任何一项技术革命都是在为人类的体验进行服务,如果对技术革命的追求超出了人类体验的范围(例如以太坊,我们在以太坊进行了测试但结果并不理想)都是行不通的。

我们选择EOS的原因有多个方面,首先是EOS设计的更加人性化,他的技术成本曲线有点像1998-2000年,大家追求极致的互联网浪潮来了,但事实上这个阶段并不是互联网真正的浪潮。在这个阶段大家很热情,但也产生了很多的泡沫。不可否认的是2018年的公链市场也有很多的泡沫,但这并不是件坏事,整个市场也需要一些泡沫去推动技术的发展。在技术上看,整体发展呈现良好的趋势,但需要一个容错过程。作为开发者我们对6月份上线的EOS主链并没有太多的苛求,已经做好了保底的混合开发策略。在这个狂热的阶段,保持理性和冷静进行独立判断才最重要。

3、李非凡:EOS 与现有的以太坊等主流公链系统将形成怎样的竞争关系?未来1-3年的时间内以太坊和EOS的关系将会怎样影响其数字货币的价格和价值?

路子:简单来说,现在以太坊与EOS很像IOS和Android,以及windows和linux。两者都是开源的,但是从中心化的角度来看,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程度要高于EOS。我的理解是以太坊作为一个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美元量级的公司,不会在面对EOS革新竞争者的情况下不作为。V神可能已经在秘密的研发或者更新产品的迭代,也许在EOS上线之后,V神会抛出公链4.0或者以太坊3.0的重磅的炸弹。

无论是EOS还是以太坊,是Dos形态的项目,并没有到windows时代。我们参与超级节点的竞选,是希望可以帮助它从Dos阶段升级到Windows。区块链真正的价值是解决贸易企业和金融系统的征信问题。在过去做贸易毁约的时候,要和对方打官司;但通过区块链可以大大提高效率,也提高了公司利润和市值。无论EOS性能多高,就算再提高两倍,仍然不是windows的时代产品。所以目前关注更多的还是如何让EOS和以太坊以及整个公链生态从Dos阶段升级为Windows时代。

陈敏涛:EOS开放超级节点进行参选,这也是对技术能力的反推。路子刚刚的观点很有意思,区块链技术不是一蹴而就的,从Dos升级到windows是必须要走的路。我也很同意这个观点,也许目前连Dos阶段都不是。尽管在这样一个阶段,大家还是很看好他未来的应用场景。在可预见的未来,区块链将会以一个新的超过技术本身的维度在社会层面达成共识,并且再商业上占有一席之地。

4、李非凡:从底层公链到EOS的一个不确定性,作为置身EOS的创业者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李玺磊:尽管刚刚说到V神可能会在6月有重磅发布,但我们还是坚定的all in EOS,原因主要有两点:1、EOS的性能是目前来看比较高的公链;2、另外一点是DPOS的选举方式,有极强的社区动员能力,这个能力对于落地做产品来说是一件好事。

从市场价值来看,以太坊在去年有这么高的涨幅,其中大量的需求来自与ICO。目前以太坊上并没有太好的应用产品,但我相信这只是一个发展阶段。最早计算机出来的时候,大众认为这只是科学家用计算机处理数据,完全不会想到今天我们用计算机的体系结构叫外卖。这需要时间慢慢累积。也许我们现在在EOS上做的事情在未来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有意义的或许是另外一个我们完全没有想到的方向,一切都需要时间来验证。

徐可:我和路子是老相识了,但我不得不说以太坊在6月也会实现技术突破上线新产品,这个观点我认为不靠谱。从技术上说,ETH和EOS走的是两条不同的路线,技术主线从第一天开始就不是一个意义,而V神对于技术信仰有自己的坚持。从应用来讲,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纯技术,它存在于法学、经济学社会学的层面,加入了很多人文的内容。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李总作为开发者一直强调DPOS机制和用户体验的原因。

回到正题来说说EOS应用场景的问题,我们选择EOS不仅仅是因为技术,更多的是一种信仰。目前区块链大家的技术水平都差不多,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方向上进行深挖。所以让V神放弃原来深挖的领域而去跟EOS,这是不太可能出现的,但是V神一定会有技术储备去解决TPS的问题。EOS也是一个创业公司,成功的因素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以外,还需要运气。做为开发者可能和投资人的角度不太一样,作为坚定的信仰者,不管EOS在未来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们也会一直支持下去。

路子:作为以前的古典投资人,我们更多参与的是媒体投资项目。投资人与技术开发人员的利益观点是不同的,如果我是一个开发者,肯定会坚定的信仰EOS;但今天在这里作为投资人,肯定是希望其落地应用可以带来更高的回报,最直接的领域就是贸易和金融领域。现在一直在讲这么多的技术问题,其实区块链的本质是要落实到应用,最终落地到具体的商业应用环节才有价值。

徐可:这个观点我和路子的想法是一样的,九几年的时候中国一直在研究自己的操作系统,但是最后并没有做出来。反而是2000年的时候,马云做了淘宝的应用,买了一台国外的服务器,一直做到今天。马云坚持做云计算做了9年,作出了阿里云的产品。我相信路子说的是可行的,对于中国人来说,在早期阶段去趟技术这个坑意义并不大。但是有一点,我不认为区块链是直接应用场景,这会把区块链局限住,他是一个机制变革(不是技术上的)。

李玺磊:我同意徐可的看法,不要太苛求技术。我是纯技术出身的人,现在区块链其实就是最早的CPU,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凑合可用的CPU,又有了一个可用的内存,但总体的TPS没有那么高,大致是这样一个阶段。随着CPU性能越来越好,存储越来越多,性能也会越来越高。90年代初大家不会想到可以用电脑打游戏送外卖,所以不能拿今天的眼光去想未来的事情,所有的发展都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一定是带来了生产力的提高,解放发展了整个市场。

5、李非凡:EOS主⽹上线后,会有众多基于 EOS 的新代币孕育⽽生,对于现有⼤量基于以太坊或其它主链代币来说,EOS 代币将对目前的数字货币市场流动性和价值格局带来哪些调整和冲击?

陈敏涛:把区块链的发展分成三个阶段,目前只能是第一阶段结束。EOS是不是承担了新一代的数字货币的产生是有不确定性的。现在整个市场处于早期,并不理性,但是现在正在慢慢的回归理性。现在可以预见的一件事情是EOS不一定完全会成为以太坊的发币的体系。因为六月的时候大家可以关注下跨链的技术,跨链技术对于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会带来一个新的突破。不仅仅是对EOS,可能会对区块链的格局产生一个缓慢的变化。

路子:回归到价值本身的公司价值体系,以太坊的时代为什么私募这么火,主要因为濒临破产的公司没钱了,不得已进行ICO,然后制造出了一大批的空气和垃圾项目。但是EOS时代不会出现这个情况, 六月份之后区块链将会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我个人是看空以太坊的,如果交易所开始上EOS公链代币,会极大的削弱以太坊目前的地位。如果一个项目既然已经使用了EOS这套系统,就没必要再去使用另外的系统了。

李玺磊:从炒币的币值角度看,应该回归到食物链本身。拿币值举例子,食物链最顶端的是交易所,这个和项目发起时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什么地方最旺,哪里投机的人数就最多。去年以太坊火了,大家纷纷跑到交易所发币。假设以太坊突然宣布自己变成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所有的币在上面进行交易,以太坊链上的币交易费减半等等。这其实是资本方考虑到问题,作为项目开发的人不会过多考虑这个事情。

徐可:这个观点我很认同,作为项目开发者,我考虑的首要因素不是钱和市场在哪。这些和项目方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个人看团队的时候主要是团队的价值观和技术,以及背后的哲学逻辑。但是有一点我不同意,路子说会迎来一波牛市,这个判断是不能乱说的,很有可能今天现场的很多人回去就入手,大家还是需要有独立的判断。

玺磊刚刚提到的其实是强调开发者不应该过度的关注市场行情,但是从价格回归到价值,一个token发行的时候需要清楚对应的资产标的是什么,价值和内在属性又是什么。内在价值就是踏踏实实做项目,好好的把项目落地。

在ICO这个投机的市场,会分段式的向VC靠拢。ONO是不发币的,直到项目超过300万用户后,才会去考虑发token。这种做法是保证市值和币值有一个稳定的依托,能够在货币体系内创造一个稳定的价格。所以我认为价格回归价值应该是未来主流项目的必然方向。会和现在的资产证券化类似。

EOS启示录:区块链3.0与后3.0时代的社会狂想


1、李非凡:EOS的DPOS 是否将代表着商业应⽤场景中共识机制的主要方向?

陈敏涛:大家都在去中心化和EOS之间寻找平衡点,DPOS也是机遇这样的理念出现的。

DPOS的特点是对于人性的独立,需要保证持币人在生态环境中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来确保其不会再系统中作恶。这项共识机制还在不断的前进,包括联盟链的商业应用。但是作为核心的内容还是如何让大家达成这样的共识。在目前的商业领域里,共识机制是在不断试错中尝试出来的。从最早的101个到现在的21个,为什么是21个节点呢?是在做了大量的数据模型的基础上进行尝试对标,最终认为21个超级节点的情况下可以保证一个数据的离散式分布。

李玺磊:比特币可以算是区块链上的第一个应用,在链上可以进行分布式记账,大家不能篡改,实现了跨境转账的需求;接下来以太坊用底层的区块链,没有用原来的协议,做成了一个核心计算环境,为更多的人提供了开发平台,并把这个命名为智能合约;到了EOS阶段,用了原来的协议,但是没有用底下的区块链。之前的底下是挖矿,EOS把原来的挖矿变成了选举,变成了社区。比特币和以太坊最开始都是在社区里做起来的,EOS最大意义在于让社区有了更强劲的动员能力,这个动员能力会为项目带来更大的价值。DPOS是否是未来的商业应用的主要共识机制的方向,这还是一件未知的事情。

徐可:我赞同玺磊的说法。比特币之前还有两轮项目,只是没有人知道。我认为DPOS并不会是最终的形态,未来两三年一定会有新的共识机制来颠覆他。未来一定会有比DPOS更好的解决方案,但是目前最好的就是DPOS。

刚刚陈总说的,绝对的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是两个极端,这两个极端都不科学,真正的适于人类的舒适点一定是在中间的某一个平衡点。豪猪冬天会一起取暖,久而久之会感受到对方的刺,之后会分开,分开后又会凑在一起取暖,直到找到最大温暖点和最小疼痛点的平衡。这也是我们在寻找的这个过程。

每一个区块链项目都是伟大的社会实践中的一个实验而已,尽管我是EOS的忠实支持者,但我不认为DPOS将会是最终的解决方案。

2、李非凡:未来EOS将会带来多大规模的市场潜力?

陈敏涛:从区块链本身技术来讲,底层公链涵盖的内容非常多,包括网络分配存储、真正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协议层的突破等等。正是这些内容才让一个企业级的应用可以正常的运行,但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从生态规模上看,EOS未来可以成长为一个可以与ETH旗鼓相当的生态。本身EOS的项目质量都还不错,而且这些忠实的支持者也愿意不断的试错,去推进项目的落地。

李非凡:之前我们问过薛蛮子这个问题,他认为EOS最终的这个市场的前进量级会是几千亿美元级的规模。路子你对这个生态价值的估计是什么,同意薛蛮子的看法吗?

路子:按照刚刚的说法,如果采用更多的联盟链进行EOS试错的话,我同意薛老的判断,EOS极有可能成为千亿美元的公司。

李玺磊:EOS到底有多大的市场规模很难去量化,通过理想情况看,每秒钟是百万级的TPS,再通过现实行业中的公司进行对标,可以估算出未来EOS的市值。商业的本质是能否释放生产力,带动整个经济的发展,带动多少会直接影响到公司的市值变化。

但同样百万级TPS用在不同领域的价值是不同的,用在淘宝上市值五六千亿美金,但用在金融市场可能是几十万亿的市场。具体要看落地的应用是什么阶段,以及能否将业务提升一个量级,为社区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

链得得Demo Day是由链得得APP主办,多家媒体协办的区块链线下交流活动,每周五针对特定主题邀请创业者详解项目,投资人点评建议,参与者各抒己见,旨在搭建区块链从业者的深度交流平台,欢迎区块链爱好者参与活动!

主办方:链得得——链得得APP(微信公众号: 链得得)力图打造最权威专业的全球区块链资讯和数据评级平台。以行业头条、深度洞察、闪电快讯、实时行情、项目精华拆解等维度提供全方位的区块链内容及数据服务。

协办方:韭菜研习社(LeekLab)3点钟财经、白鲸财经、币圈猎人、币头条、币优财经、布朗客财经、布洛克财经、耳朵财经、蜂巢财经、海外币圈、火球财经、火讯财经、金钱报、块马财经、兰链、链道学社、链圈小野马、链上财经、链盛财经、链条、区点财经、区块链财经圈、全链财经、三言财经、世链财经、蒜媒体、陀螺财经、鸵鸟区块链、区块链笔记侠、区块链知识局、信仰链条、中链传媒。

Powered by